君为剑

【心花24h|8h】冬日约定

纯阳关门弟子沈剑心和藏剑山庄庄主叶英是朋友。这是只有藏剑山庄的二庄主叶晖三庄主叶炜,还有他们两本人知道的事情。


比起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拥有了朋友并且去重视的叶英,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沈剑心反倒是对这件事并没有什么感觉,毕竟对他而言叶英也只不是他在江湖游历的那一年里交上的普通朋友。


叶英是很特别,没有任何的武功只凭借着一张能够惊艳全大唐的脸就稳稳的坐上了天字榜第二的位置,愿意为了藏剑山庄付出自己一切的……一个真正的庄主。


但是,九天鬼谋、万花谷谷花、凌雪阁姬别情……自己交上的朋友意外的身份都不算低,在沈剑心这个感受不到美貌的人眼里他们各方面的条件都跟叶英相差不了多少。因为一开始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沈剑心没有和叶英有过交流,再加上往后那一系列事件的发生,叶英在沈剑心心中的印象慢慢地变得越来越稀薄。


然后,在江湖上经历了一年的时光,沈剑心重新回到了纯阳宫。


向纯阳第七子发起挑战,拔出吕祖留下的天道之剑。以一招击破甚虚子“道冲无极”,砍掉了纯阳的山头。


但是那又有什么用?

沈剑心醒来以后听完掌门同自己说的话,不禁觉得有些嘲讽。


他在江湖上闯荡了一年,却还只是个不被别人放在眼里的大侠榜人字榜第497位。他拥有着纯阳别册的无上功力,却还只不过是一个被门内弟子看不起的关门弟子。


“这一年的江湖经历,到头来我还是一无所有。如果当初没有下山闯荡,也许我就能够成为万众敬仰的纯阳之子。而现在……我都不知道我到底应该做什么。”


是留在纯阳继续做个关门弟子努力争取当纯阳之子的位置,还是继续下山闯荡追寻自己一开始的大侠之路?沈剑心已经不知道了。


“去不该去的地方,做不该做的事情。你知道这叫什么吗?勇气,很多人都没有这份勇气。剑心,我能够从你的脸上看出来,这一年你学到了很多东西。”


“侠并不是一个称号,侠不是一把武器,一身衣服。侠……”话停顿了一瞬,李忘生手指指向沈剑心的胸口,“在这里。”


在掌门给自己单独留出的时间里面,沈剑心沉默地坐在床上,脑中开始回放起自己这一年的江湖经历。


同李复郭岩一同大破红衣教,倾听姬别情诉说刺客组合的创建和崩裂,万花七试,认识万花谷谷花谷之岚,同李复相遇为了保卫江湖治安而商讨,第三次名剑大会上协助叶英击退两位明教法王,和藏剑山庄庄主叶英成为朋友……


“你想成为像我这样的大侠吗?”


冷不丁的,沈剑心突然想起了自己在和叶英第一次见面交谈时,他曾同自己说过的话。


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的?


“当然想啊!那是我最大的梦想!”这事刚刚进入江湖的,对成为大侠充满了憧憬的自己。


然后叶英又对自己说了什么?沈剑心微微皱起眉头,开始努力的搜刮起自己的大脑试图翻出那不算太过于遥远的记忆。


“你不是想让我传授些江湖经验给你吗?”他走过来低头俯在自己的耳边轻语,“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眼光,路走得越远的时候……就越难做回自己了。”


“不要活在别人的眼里,这是你教给我的,不是吗?”

“不要活在别人的眼里……是是你教过我的,不是吗?”


喃喃自语的话和记忆中的话语重合在了一起,沈剑心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发出叹息。


他怎么忘记了呢?在自己初入江湖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教过自己了的事情,他怎么就忘记了呢?


下定决心,沈剑心背起放在桌上的天道之剑,闭眸调整了一番。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的眼中不再存有迷茫,坚定地看着前方推门走出去,去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个“侠路”。


途径扬州地界,看着前往藏剑山庄的船只,沈剑心手握着自己在上山前靠胸口碎大石赚来的十两银子突然觉得有点后悔。


——应该找掌门要点盘缠在下山的……不过就算找他要了,掌门肯定也不会给自己的吧。


在十分心痛地付了摆渡钱来到了藏剑以后,沈剑心看了看门口那招呼旅客的山庄一日游旅游团团长,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仅剩的家当。


躲过了山庄的护庄弟子翻墙跑到了和叶英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沈剑心有些心虚地躲在草丛里面去寻找叶英的身影。


再怎么样,他也算是叶英的朋友吧?没有付钱就跑过来看他这个藏剑顶级景点这种事……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嗯,没有问题的,不会被那些护庄弟子当做刺客给抓起来的。实在不行他还能装个旅游迷路的人,这大概也可以蒙混过关。


自从第三次名剑大会以后他们两人就再没有什么交流,所以啊——沈剑心在心里想到,等见到叶英了一定要同他说自己这一年做过的大侠事迹!虽然还没有真正的成为大侠就是了。


“话又说回来啊,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看到叶英?难道他今天不来吗?不科学啊,作为藏剑的一大风景不应该见不到人的。也没看到导游带着人过来参观,是不在这里吗?”到处都没有找到叶英的身影,沈剑心磨搓着下巴喃喃道,“难道是藏剑有什么事需要他去做,所以没有办法现身吗?”


但是叶英本身不会任何武功,藏剑大大小小的事项也都是由二庄主叶晖来处理的,就算有叶晖没有办法处理的事也可以让三庄主叶炜来解决。还有四庄主和五庄主,啊,不对五庄主年龄还比较小应该是没有办法帮忙的。


嗯……等等,五庄主。

五庄主的名字好像是叫,叶凡?

他在第三次名剑大会的时候有见到过五庄主吗?


就在沈剑心试图从记忆里面找出五庄主叶凡长什么样的时候,他突然听见了来自巡逻弟子的声音。


“喂,你这家伙是谁!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是想干什么!不知道这里已经禁止游客进入了吗!”


!!!糟糕,要赶紧逃才行……啊。


“砰!”

“喂,你这个家伙——”

“啊啊!我的腿,我的腿麻了,动,动不了了,救命!”


藏剑山庄天泽楼,是大庄主叶英所居住的地方,沈剑心是第二次来到这里。


上一次到天泽楼的时候他是跟着观光旅游团一同来的,而这一次他是因为腿麻而被人给架起来带到这里的。来的方式不一样了,天泽楼里面的情况也和最初过来的时候不同。别说是天泽楼内部了就连外部都没有任何和藏剑山庄无关联的游客在,周遭都由护庄弟子把守着防止别人闯入。


这是藏剑山庄内部出了什么事吗?叶英……他没事吧?


带沈剑心过来的人在把他放到大厅的座椅上后便行礼告辞了,沈剑心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这里稍微有点坐立不安。


一阵较为急促的脚步声从旁侧响起,沈剑心顺着声音转头看向来人在的地方。


“沈剑心。”


从门后出现的人还因刚刚的动作太过于焦急而喘着气,白发没有像往常一样束起而是披散在肩上,穿在其身上的衣服和最初见面的时候相比起来显得要凌乱不少,甚至还能从领口处瞧见他没被遮挡住的锁骨。


沈剑心在叶英现身以后立刻就手忙脚乱站了起来,在看到叶英脸上那抹红晕以后脸突的一红将目光移开,支支吾吾地说道:“啊?叶英你这样,难道刚刚是在休息吗?那我这是不是打扰到你了?要不我现在就出去,你先准备好了我再进来?”


“不必,你我之间不需计较那些。”给自己和沈剑心都沏了杯茶,叶英抿了抿茶杯,垂眸问道,“我听闻你前段日子才回了纯阳,怎的突然下山来寻我了?”


沈剑心也跟着拿起杯子喝一口来掩藏自己的窘迫,指腹抚摸茶杯想起被自己打碎的那个玉杯,摆头带着点自嘲地笑道:“我对自己当初决定要去走的路产生了迷茫,兜兜转转不知道还能够做些什么,要不要坚持自己的大侠梦。”


听完沈剑心的话,叶英的脸色变得柔和起来,嘴角不由自主的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抬眼看去:“看你现在,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沈剑心点点头,斩钉截铁地说道:“啊,我还是想要当一个大侠,一个尽自己所能来保护这个江湖的大侠。”


沈剑心他想要当的……是能够保护这整个江湖的大侠。


听闻此言叶英眸光黯淡了一瞬向旁偏过头去,在沈剑心目光转向自己之前轻笑出声:“那未来的大侠怎么现在像个小偷一样闯进我们藏剑山庄,还被巡逻的护庄弟子给抓到了?”


“我!我那不是因为……因为……”因为没有钱报旅游团进来什么的,这怎么说得出口啊!


就算沈剑心没有说出口,看着他这副模样叶英便已经知晓了:“是因为这次下山没有带上足够的盘缠,没法报旅游团只好翻墙进来吧。”


“才,才不是呢!”沈剑心连忙把茶杯放下,摆手试图转移叶英的注意,“不过天泽楼和廊桥不都是你们藏剑的旅游景点吗?怎么我一路上都没有看到游客,是山庄出什么事了吗?”


叶英摇摇头:“也不是什么大事,因为在准备明日的出行弟子们都在来回的忙活,所以暂时关闭了那些人流比较多的区域的旅游通道。”


所以就算沈剑心好好的交了钱报旅游团进来,也是不会被带到天泽楼来,更不会碰到叶英的。


还好没有花那个冤枉钱!


沈剑心心中这么想着,嘴上还在装模作样地问道:“为明日的出行做准备?叶英你明天要出门吗?”


看了他一眼,叶英点头:“嗯,第三届名剑大会已然结束,现在庄内各事项皆已安定,我也应动身前去为下届名剑大会做准备了。”


“可你们名剑大会不是十年才举报一次吗?这才办完不久,不用急着去准备下一届吧。”等过了个两三年啊,三四年的再来准备也不迟吧。


沈剑心虽说是因为碰巧参加上了第三届名剑大会,但是对于名剑大会为何会吸引这么多人前来参加的本质原因还是不太清楚。


听到这显然是外行人才能说出来的话,叶英半分也没有觉得生气,反倒是抬手又为他倒了杯茶,开口同他解释。


虽然被沈剑心给折断了,但是不论是这一次的碎星,还是前两次名剑大会的名剑正阳、御神。皆是用藏剑山庄最繁琐的冶炼技术、寻到稀世材料再耗费数年时间才得以锻造出来的宝剑。可以说,一场名剑大会的结束同时代表着另一场名剑大会的开始。


“因为某些事和在材料的挑选上耗费了些许时间,现在再出发已经算是晚了。”


“那你现在是已经决定好了?你要去哪儿?”


“我曾听闻南海海底存有千年寒铁,千年寒铁乃铸剑上品之材,着实是让我觉得心动。前些日子我派了藏剑弟子去南海探查,确认此事属实,这才开始准备动身前往。”


说完没有听到沈剑心的声音,叶英转头看去,只见沈剑心正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


因为早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知道沈剑心这个人剑纯到对他的美貌完全免疫,所以叶英也没有想太多,只是疑惑地回看了一下自己。


之前门下弟子告知他沈剑心到的时候他确实是还在床上休息,担心这人只是过来打个招呼打完招呼就直接走人,以致于出来的时候匆匆忙忙地连衣服都没有整理好。


不过现在……


作为全大唐人民心目中的男神,叶英自然不会让自己这样不堪入目的状态维持太久,早在沈剑心说这说那的时候他就已经将把这一身给整理好了。


而沈剑心迟钝的并没有发现这一点,感觉到叶英带着些疑惑的视线后,笑了笑不太好意思地说道:“怎么说呢,就……感觉刚刚说到‘剑’的你,真的有点迷到我了。”


叶英闻言淡然回道:“我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都是一样的迷人。只不过是你感受不到罢了。”


“是是是。”

他果然就不应该说这种类似于夸他颜值的话,这家伙粉红花花都从背后一个个的黑冒出来了啊喂!


“我明日才出发,准备都已经差不多了不需要我再做些什么了。”喝下一口茶回复到正常状态,叶英凝视着沈剑心,道,“沈剑心,跟我说一说你这一年都经历了什么吧。”


突然被谈及这个,沈剑心想起他这功不成名不就的一年,摆摆手道:“唉,别提了都没什么。”


“我想听一听,不行吗?”


“……”“……”

“这有什么不行的!我跟你说,我跟你分别以后先去了长安……”


沈剑心这一聊就没了个头,两个人一整天都闷在这个小房子里面没有出去。一个人在那里添油加醋的讲故事,一个人在那里极为认真的听故事。就连饭点那“食不语”的规定,都没能够阻止手舞足蹈的沈剑心。


最后等到了第二天的清晨,山庄的弟子敲门通知叶英到了要出发的时辰,沈剑心才停下自己那喋喋不休的嘴巴。


看着起身拉开门跟弟子说了一声的叶英,即使知道他现在是必须要走了,沈剑心心中也不由得带上了点不舍。


还没能听到沈剑心讲完自己的故事,叶英也是有些不愿的。他背对着沈剑心,沉默片刻,道:“东西都已经准备齐全,我要出发了。”


“啊……嗯,一路小心,注意点安全。你没武功别离山庄弟子太远了,到时候开采寒铁的时候注意点身体,要是一不小心感染上风寒可就糟糕了。还有……”


沈剑心干巴巴地说完这一堆话后也想不出还能再说些什么了,无力的抬起只手朝叶英挥了挥:“嗯,那个什么……叶英,再见。”


“沈剑心,再见……对了,等我到了南海之后你还能写信给我吗?我还没有听完你的故事。”突然,叶英这么说道。


“嗯?写信?”


叶英转回身看他,点头道:“是的,写信。朋友的话在没法见面的时候不都以书信来相互联系的吗?”


在上一次离别以后叶英就一直在等待着沈剑心的信却什么都没有等到,这一次又要分离了,叶英没忍住开口提醒了沈剑心一句。


沈剑心倒是没有想到叶英将这事记得那么清楚,讪笑道:“我当时不还是个没半点名气的侠士吗?你当时忙着处理山庄的事,我怕打扰到你所以就一直没给你寄信。”


“可我们是朋友。”叶英不接受这种理由。


看出来叶英因为这件事而不太高兴,沈剑心拱手赔礼道:“我知道啦,以后会经常给你写信的,你小心点别觉得我烦就是了。”


“不会的。”

“嘿嘿,我知道你不会,我也就是这么说说。行了你快点走吧,别让庄内弟子等着急了还以为我把你给怎么了。”


迈步正准备离开房间,叶英想到了什么突然顿住,犹豫了会儿同沈剑心说道:“说来,沈剑心你是还要去各处游历的吧?”


沈剑心点头:“嗯,是啊!我要当个大侠的话,肯定不能只待在一个地方。”


“既然这样的话,能否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你在江湖上行走的时候多帮我留意一下一个人,我的五弟——叶凡。”



一年的时间足以让沈剑心走过大唐的各个地方,从扬州走到白龙口,再从白龙口到了苍山洱海,而现在他来到了常年积雪的昆仑。


沈剑心刚刚抵达昆仑的时候这里还在下着鹅毛大雪,寒风吹在脸上就好像把整张脸给泡在冰水里面一般,即使身穿厚厚的棉衣也完全无法抵挡住这刺骨的寒冷。


跟着人顶风走了好几里路以后沈剑心终于看见了客栈,连忙跑进客栈跟掌柜的定了间房,要了壶热酒便回到自己的那间人字号房里面待着了。


窗外风还在肆虐着,猛地打在窗户上发出吱吱的声响。


沈剑心裹着被子坐在窗户边上,感受着从窗户缝里钻进来的寒冷。想到了纯阳宫山头的那些积雪,然后想着想着就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四季如春的藏剑山庄。


从包袱里面拿着一沓信纸,调出几张来摆在桌上,沈剑心拿起笔就开始在纸上面洋洋洒洒的写下这一天的事来。


写到最后,沈剑心又想起来今天遇到的那个捧雪的孩子,在写下自己的名字之前又给加上了一段话:


我想我是找到了你的五弟叶凡,他在昆仑一次又一次的捧起雪来往外面走,似是想要给一个从未看过雪的女孩看看雪的模样。我再一问他,发现他也是头一回看到雪,说是自己家住的地方从未下过雪。


当时我是想直接将他带回藏剑山庄的,可是被王谷主阻拦了。说是让这孩子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路上有他护他,以防不测,让我放心。王谷主虽恶名远扬,不过我看他也不是什么心肠狠毒之人,定是不会对五弟做些什么的。我也会一路跟着过去,等到达了目的地我再给你写封信。


说来,你当初同我说过你出身那日藏剑难得的下起了雨加雪,叶凡没有看到过雪的话,那你有没有看过雪呢?


写完以后沈剑心就觉得有些头疼了。


他这真是哪壶不提开哪壶,要是叶英看过雪倒还好,要是没看过被自己这么一提想看了怎么办?他现在去天字房找王遗风学凝雪功还来得及吗?不,肯定会被打出去的。


看着这封信许久,沈剑心最终还是没有把最后的话给删掉,给还在南海的叶英寄了过去。



毕竟一个在昆仑一个在南海,等到叶英的回信到了的时候沈剑心已经和王遗风他们道过别,寄出了第二封信了。


拆开信第一句就是叶英感谢他寻到了叶凡,并告诉他只要叶凡安好让他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中间对他信上添油加醋写的事情发出了质疑,再写了一些自己这边的事情以后,信的末尾才寥寥的写上几句跟“雪”有关的答复。


沈剑心看着信上那五个大字“未曾看过雪”,有种想要回头把王遗风给揪回来让他教自己凝雪功的冲动。


压制住心中这莫名的冲动,沈剑心想了想又抬笔给叶英写上了第三封信。


  我听人言西湖去年冬日严寒,似是有下雪的征兆却未曾下雪,想必再过个几年,藏剑也会诞生难得一见的美丽雪景。到时我来教你堆雪人,打雪仗。

  你已去南海一年有余,何时才能归来?


沈剑心看着这行字有些怔神,他不太清楚自己现在为什么,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叶英,以致于写下了这句话。


短暂的停顿以后,沈剑心将这行字涂去,换上了另一段话。



两年后,从南海寻寒铁的叶英一行人回到了藏剑山庄,此时已是夏日。


沈剑心在叶英回来的那一天在藏剑现身过,再到第二天的时候便又没了个影。


听到二弟在自己耳边抱怨这人连个夜都不留,叶英想起秉烛夜谈以后早晨才从自己房中溜出去的沈剑心,笑了笑转身前往剑冢预备锻铁。


不是沈剑心不想再这里多留,而是叶英不让他留。现如今刚刚拿到寒铁回府,最重要的事便是前往剑冢铸剑,不然很容易错过使用它的最佳时期。


这样的话他基本就顾不上沈剑心那一边,与其让他在山庄白白浪费时间,还不如让他继续去江湖上闯荡一番,争取进个大侠榜地字榜。


两人便为了各自的事情,暂时走在不同的路上。


然后时间转眼间就到了开元二十三年,枫华谷之战爆发。


今年的冬天比起以往都还要冷上不少,调整好剑庐的温度以后叶英便裹紧身上的披风回到了天泽楼。


距离第四届名剑大会开幕只剩下四年,铸剑最繁琐麻烦的地方皆处理完毕,只需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来回打磨便好,四弟一人便可以做好,已经不再需要他来操心了。


透过窗外看向灰蒙蒙的天空,叶英脑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这个冬天,会不会下雪呢?


因着几年前自己还在南海沈剑心寄来的一封信,叶英期待着每个冬天的到来。


从出身开始一直束缚在山庄之中,即使出去也是为了山庄而行的叶英,也想看看沈剑心信中所说冰天雪地的世界是个什么模样。


罗浮仙走上来将窗户闭上,嗔怒道:“大庄主在这样冷的天气里开着窗吹风,若是把身体给冻坏了可怎么办?快点回床上歇歇,我让厨房送些抗风寒的药过来。”


“罗浮仙,不需要那么麻烦。”


“这怎么不需要!大庄主你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可是我们藏剑的大事,你不多注意点自己是不行的。”


被催促着赶回到了床上,叶英颇有些无奈地看着被闭上的窗户,拿起桌上已经被翻阅过好几遍的信件再一次的阅读起来。


第二天天还没亮,叶英突然听见了窗外响起来一阵声音。


被惊醒后的他微微皱起眉头,从床头上取下自己的佩剑警惕的顶着窗户。


随后他看到窗户被打开,一个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从窗外跳了进来。


来人夹带着浓浓的寒意跑进来以后,立刻反手将窗户给关上以免冻到叶英,自己则站的远远的不知道在抖弄些什么。


“不知道沈大侠突然闯入叶某寝中,有何贵干啊?”叶英摇摇头放下手中的佩剑,笑着问道。


那边沈剑心把自己身上给弄干净了,确认自己身上的寒意散的差不多了以后,有些激动地走上来催促道:“叶英你快点起来,别问为什么,现在赶紧把衣服给穿好然后跟我出去。”


“?”

虽然不太能理解沈剑心的意思,但是叶英还是照搬了,翻身起床从旁边拿下衣服给自己换上。


沈剑心看叶英穿的不急不忙,急得窜过来跟着帮忙一起给穿衣服。


等到叶英穿好以后,沈剑心又从衣柜里面拿出一个棉披风给叶英披上,拉着他走出天泽楼。


推开门以后的景象是叶英熟悉而又陌生的,整个世界仿佛都被颠覆了一样,被未知的双手覆盖上了一层雪白的地毯。


冰冰凉凉的雪花从天上往地处落,有的顺着风飘到了叶英额间的胎记上,留下了仿佛是晨间花上露珠般的痕迹。


“叶英你看,藏剑山庄下雪了,这是雪!”


沈剑心孩子气地跑下去在地上留下一个个脚印,嘴上喊着让叶英一起来:“我看我那边下雪的时候,就摸索着你们这边应该也差不多了,于是立刻就给赶了过来,刚巧让我碰上了!结果我到的时候你竟然还在睡觉!”


现在太阳还没有上山,天空还是月亮的地盘,但是叶英并没有一丝被吵醒的不悦,心里全是对这一天满满的期待。


藏剑这几十年来的第一场雪下的尤其的久,一直等到一个星期以后才出现融化的痕迹。


而在这一个星期,专程从其他地方赶回来的沈剑心则和叶英玩了一个星期的雪。


坐在自己和叶英两个人所堆出来的雪人的旁边,沈剑心看着路边上已经开始融化的雪花,不由得发出一声感叹:“时间过得真快啊。”


“你接下来打算去做什么?”叶英问道。


沈剑心伸了个懒腰回答道:“还能去做什么,继续去闯荡江湖呗,我现在的目标可是变成天字榜了!你呢?还要去剑冢准备那把剑吗?”


叶英摇摇头:“沈剑心,你知道七月份的那场枫华谷之战吧。”


听到这个话题,沈剑心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啊,明教和唐门、丐帮的那场战斗吧。现在的江湖越来越动荡了……”


“是的,所以我想,藏剑也是时候要有一个真正的能够守护整个山庄的大庄主了。”


“叶英……”


“我要闭关。”叶英的眼里是对自己要做事情的坚定,“我不能再这样当个花瓶了,这样下去的话……我谁也保护不了。”


沈剑心有点焦急了:“叶英你不用勉强自己!你也不是谁也保护不了,你更不是个花瓶!”你是个最好的庄主!


叶英面向沈剑心温柔地摇头笑道:“这样是不够的,没有强大的力量无法让藏剑山庄在这动荡的江湖中保持安稳。闭关来提升自己,这是我的选择。”


——我会成为别人眼中的,真正的叶英。


沈剑心长舒了一口气,看着高挂在天上的太阳,道:“叶英,你一定可以的。”


“嗯,等到我出关时,如果还能再下一场雪就好了。”


“当然会下,雪怎么可能下一次就够了。而且啊,等你出关的我肯定也成了一个十分厉害的天字辈大侠了,到时候你可要好好的看我成为大侠的样子!”


“好。”


评论(13)

热度(80)